震惊!人保寿险疑现“假保单案”:涉千万资金,警方正查;河南沈丘多名村民受害!

周口市银保监分局工作人员介绍,正按内部业务流程办理此事,其他问题无法回答。沈丘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案件正在办理,详情不便透露。
 

近日,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的胡春丽(化名)等人向澎湃新闻反映称,她们购买的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人保寿险”)“团体年金保险(分红型)B款”产品,无法“兑现”,保单疑似是假的。

 

涉案“假保单”封皮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 供图

 

多名受害者称,保单均通过代办员办理,代办员将钱交到“人保寿险沈丘支公司负责人 ”王猛手中,再拿回保单;该业务已在当地开展十多年,代办员有十多名。代办员孙秀荣向澎湃新闻称,经其手办理还没兑付的单子,有三四千万元。

4月下旬,受害者们听说王猛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了。

 

6月7日,沈丘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案件还在办理中。

 

澎湃新闻注意到,4月初,多家媒体曾曝光人保寿险(河北)邱县支公司的“团体年金B”保险产品在2020年底停止兑付。人保寿险邯郸市中心支公司称,保单无法查询到,公司已经报案。人保寿险成立专案组进行处理。

 

涉案“假保单”内页

  

村民称保单无法兑现,疑是假的

赵战锋(化名)提供的“人保寿险保险合同”显示,2021年1月25日,他在“人保寿险周口中心支公司”购买“人保寿险团体年金保险(B款)(分红型)”100万元,特别约定:定期叁年,年利率4.5%。

 

不过,这份保单所盖签章是“人保寿险沈丘支公司”。

 

澎湃新闻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未查询到“人保寿险沈丘支公司”,只查询到“人保寿险周口中心支公司沈丘营销服务部”。2018年10月,该营销服务部负责人由王猛变更为薛光辉,2019年9月,又变更为崔浩然。

 

赵战锋、胡春丽均系沈丘县洪山镇东胡庄村人,两人称,他们都是通过代办员孙秀荣办的保险,后者在当地信誉很好;孙秀荣把钱交给“人保寿险沈丘支公司”负责人王猛,再从王猛处拿保单给村民;孙秀荣并非“人保寿险沈丘支公司”正式员工,类似“中介”,帮村民“存钱”(购买前述寿险产品),对村里有需要的老人,孙秀荣会每年将利息送到家中。

 

多名受害者称,前述寿险产品业务在当地已开展十多年,保单一般是定期一年年息3.5% ,定期两年4.0%,定期三年4.5%。村民一般不去保险公司,拿到保险合同也不查看。直到今年4月下旬,不知是何原因,王猛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,保单无法兑现,大家才慌了。

 

赵战锋称,他和家人自2007年起,多次购买前述保险产品,目前还没兑付的合计244万元。其所在的东胡庄村,据不完全统计,购买前述保险产品还没兑付的达千万元。

 

“(代办员)起初说,钱少不了,过几天又说,利息不能保证,本金少不了。现在,连保证本金都不敢说了。”有受害者称,大家到人保寿险周口中心支公司反映,被告知保单是假的,保单号在人保寿险官网系统无法查询到,要等公安机关处理。

 

多名受害者称,他们这才注意到,许多保单号竟然是重复的。

 

涉事的人保寿险周口中心支公司沈丘营销服务部已关门

  

公安机关正调查,

代办员称这款保险“卖了十年”

 

相关案件的司法文书显示,“人保寿险团体年金保险(分红型)B款”是一款团体产品,首次开办日期为2008年11月1日。2011年7月总公司下发文件严禁个人销售该产品,只能销售单位对单位、公对公转账业务的团体年金保险业务。

 

不过,洪山镇代办员孙秀荣6月8日对澎湃新闻称,自己是2011年开始推广该款保险产品的,对其当年已被停售不知情。自己没有工号,在王猛手下干活,帐走在王猛名下,每月工资由王猛转账。

 

沈丘县新安集镇代办员孙俪、周营镇代办员王晓光称,她们也是2011年开始售卖前述保险产品。王晓光称,这是一种“储蓄型保单”,带人身意外伤亡保障,还有分红,存取都方便,利息比银行存款高,所以大家愿意投钱进来。2012年,周营镇一村民晒玉米时不慎坠楼身亡,因赔偿及时、到位,加深了该镇村民对此保险产品的信任。

 

多名代办员称,在沈丘县,代办员超过15名。一位要求匿名的代办员告诉澎湃新闻,往年每新增一万元一年期的投保,会给代办员150元的提成。近年来,投一年的居多,即便有投三年的,每一万元也只有200元的提成。王猛曾答应他们,从今年开始一万元一年期的提成也涨到200元,但他跑的最后一单的提成,王猛还没有给,就出事了。

 

多名受害者和代办员称,今年4月下旬,不知为何,王猛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,后被控制。6月8日,人保寿险周口中心支公司沈丘营销服务部已关门。

 

澎湃新闻多次致电该营销服务部,电话无人接听。人保寿险周口中心支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,有听说王猛自首的事,该公司下有沈丘营销服务部,根本无“人保寿险沈丘支公司”这个机构,因自己非公司接待受害者的工作组成员,对案发前王猛在营销服务部的职务、受害者数量、涉案资金等,并不清楚。

 

周口市银保监分局工作人员介绍,正按内部业务流程办理此事,其他问题无法回答。沈丘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案件正在办理,详情不便透露。

 

相关保险产品此前曾“出事”

 

此前已有相关案件涉“人保寿险团体年金保险(分红型)B款”产品。

 

澎湃新闻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到,2018年7月,山东省桓台县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牟川川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罚金二十万元。

 

桓台县人民检察院指控,2011年底至2016年9月,牟川川以人保寿险淄博中心支公司某营销服务部业务员的名义,通过岳维超伪造人保寿险保险凭证,通过村代办员办理保险业务和收取保费,经办保险业务金额2102万元。牟川川将收取的部分保费用于个人购房、购车及奢靡消费等,致使189人保费517万元无法兑付,给群众造成巨大损失。

 

判决书显示,牟川川供述,2008年3月其加入公司的个险营销团队,主营“人保寿险团体年金保险(分红型)(B款)”。按照规定,该险种是一年期的,必须五人以上才能办理,在凑这五个人的团体过程中,会有一段时间,最先交保费的客户难以拿到保险缴费凭据。代办员向其反映,最先办理这种保险的客户嫌办理期限拖的太久,不想做这个产品。其就想,先给这部分客户假的保险凭证,稳住他们的情绪,等凑够规定的办理人数,再办理出真的保险凭证,但真实的保险凭证出来之后,其不会再给客户而是留在自己的手里,等保险到期后,就把真实的保险凭证交给公司,再从公司领取新的保费,把客户交来的假保险凭证销毁。之后再有投保客户,其再继续制作假保险凭证进行循环。

 

牟川川供述称,后来为了骗取更多客户的资金用于资金周转及个人支配,其实际只给一小部分客户真正投保,大部分客户不投保,这样,只要有陆续投保的客户,其手里截留的资金就会越来越多。

 

除此之外,据澎湃新闻等媒体今年4月初报道,人保寿险(河北)邱县支公司办理的“存取自由、保本保息”的“团体年金B”保险产品,于2020年底邱县支公司更换负责人后,停止兑付。人保寿险邯郸市中心支公司工作人员表示,保单号在官网系统无法查询到,公司已经报案。多名代办员表示,该险已售卖十年,“保单”由人保寿险邱县支公司出具,在该公司二楼领取,此前从未怀疑过“保单”涉假。报道称,中国人保寿险已成立专案组进行处理。

来源:澎湃新闻,转发自险企高参,如侵删

渝爱保说保险之【鞋子袜子】

一直在裸奔,从没被发现

保险本简单,人为复杂之;目的多收钱,方便忽悠你

保险业:要保暖还是要性感?

高收益保险差点让我丢了100万!

30年保险免费拿?鱼与熊掌兼得之,可惜不是你!

返本险:赚了你的钱,让你不保险

并不万能的万能险

一句话揭穿保险产品真相

一切复杂的产品都是为了耍流氓

销售误导根在哪?业务人员背黑锅

不做蒙古大夫,找到根源,方可对症下药

不做空空道人,采取行动,才能改变未来

文章收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:90保险 » 震惊!人保寿险疑现“假保单案”:涉千万资金,警方正查;河南沈丘多名村民受害!
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