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敬重所有拥有寿险的人

我敬重所有拥有寿险的人在哪买

 

 

寿险是最古老也是最原始的险种。

 

人走了,赔一笔钱。如果是定期寿险,就是在约定时间内,人走了,赔一笔钱。

 

说实话,这是个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保险。

 

也正是因此,我敬重所有拥有寿险的人,他们是平凡生活的勇士。

 

 

2、

 

我们总是祈祷买保险是“白花钱”:一份保障型保险,我期待永远别用上。寿险也是一样。买寿险时,我们是静默的;我们无法想象,如果真到了寿险能用上的时候,那情境该是如何心碎。

 

寿险最基础的功能被人形象地称为“留爱不留债”。

 

规划师会建议,把保额至少买到和房贷一样的额度,比如房贷有100万,寿险也买100万;那么人走了,至少不给留下的人太多债务负担。同时,房贷在慢慢减少,剩下的保额会慢慢增多,可以留下补贴家用。

 

听着很顺畅对不对?

 

一位父亲就是这么做的:

 

 

在这个小家庭里,父亲的逝去变成了一首哀婉的散文诗,寿险是踏实的韵脚,陪伴孩子一辈子那么长。

 

 

3、

 

寿险也经常和信托结合在一起,寿险是生命的嘱托,而信任、托付,则是使命必达。

 

Robert Morin是新罕布什大学的图书管理员。他从毕业后就留在学校,在图书馆工作了50多年,吃穿用度极其简单,生活可以用苛刻来形容:

 

一件衣服穿十几年。早餐可乐、薯片,午餐三明治,晚上吃简单的速冻晚餐;一辆92年版的Plymouth小汽车,修修补补多少次他也舍不得换。

 

在很多人眼里,他是图书馆的怪老头。

 

直到2015年,Robert去世后遗嘱被公布,震惊了所有人:他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学校,总额将近400万美元!

 

他的理财顾问说,Robert并不乐于享受,于是Robert这边赚钱,那边交给他进行投资。

 

理财顾问还协助Robert买了几份大额寿险,架构在信托中,受益人只有学校和图书馆。

 

这个人们眼中的孤僻老头,一生未婚未育。他并不是什么冷血动物,只是把热情和热爱都浇灌给了学校和图书馆。

 

当时人们不理解,但是写上受益人的那一刻,寿险和信托都懂。

 

 

 

4、

 

买寿险的人很多,不是每个人都会被记录;我想,他们也并不在乎是否被记录。

 

当一艘船沉入海底,当一辆车消失天际——了解到世事无常不过是概率支配下的必然,因而他们愿意、甚至急切地为概率买单。

 

他们也许没有显赫的身份,也许并没有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一辈子波澜不惊,接受生活的馈赠,也遭遇生活的苦难。他们始终一声不吭,只是固守着自己生活的一方天地。

 

一份寿险合同更像是无声的宣誓,是他们面对可能到来的世事无常,守护挚爱的执着。

 

寿险的第一层是责任,第二层是爱,最后的最后,是面对死亡的坦然。

 

这份坦然也是一种体面,悄悄抗争,慢慢退去,没有歇斯底里的挣扎。留给世界的是一个简单到酷的背影,留给深爱的人和事的,是说不尽的不舍和绵延的爱。

 

这样的人,一辈子哪怕波澜不惊,却也过得有型有款。他们是平淡生活中的英雄主义。

 

我敬重所有拥有寿险的人。

 

因为他们,寿险变得高尚。借由寿险,深邃的灵魂在渐行渐远时,仍然闪着光。

 

他们爱人,也值得被爱。

 

 

文章收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:90保险 » 我敬重所有拥有寿险的人
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