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察 | “轻松筹”们的自我救赎

观察 | “轻松筹”们的自我救赎在哪买

 

 

1、

 

我第一次接触轻松筹,是在2014年。

那时候我在一家智能硬件公司帮忙。

新产品上线,想用众筹的方式做一波营销,于是在各个众筹平台选择、沟通。

 

2014年11月,轻松筹上线不过两个月。

崭新的轻松筹,崭新的我们。

合作没谈成,因为我们选择了流量更大的淘宝众筹。(哈哈)

 

再次关注轻松筹,是两年后,一个朋友跳槽去了这公司。

再后来,就是在一个股权众筹的群里,群友为7岁的儿子募集白血病治疗费。

 

好像从那以后,

朋友圈的大病筹款变得风行起来。

 

 

2、

 

一次路过地铁站,轻松筹的大幅广告明晃晃闪着绿光。寸土寸金的地铁站整墙广告,看来是真赚到钱了。

 

画面上绿色的背景板显得轻松,让那句“大病筹款就上轻松筹”的slogan,也显得轻松。

 

实话实说,这种故作轻松的调调让我很不爽。为什么感觉,让别人捐钱那么天经地义呢?

 

正是这种“轻松”感,让大病众筹的争议,从来没有消停过。

 

通过观察朋友圈,我发现疾病众筹的人群主要分为三类。

 

第一类,像是我的那位群友。

没有退路,靠钱救命。

家中的小姑娘刚两岁,儿子就被诊断出急性白血病。

房贷车贷都不顾了,夫妻两个双双辞职照顾孩子,不到半年积蓄耗尽。

 

那是个股权众筹的群,群里的都是小股东。创始人帮他退了股,大家也纷纷解囊相助。

很快筹满30万,一个月之后,后来又筹过一次款。

 

第二类,像是前段时间澳洲遇险的夫妇。

有退路,靠钱救急。

这对夫妇过年期间去澳洲旅游,

丈夫突发中风,要在澳洲自费医疗,一家人于是在轻松筹上筹款100万。

观察 | “轻松筹”们的自我救赎在哪买

据知情人爆料,夫妻俩都在银行工作,有房有车,过着体面的生活。

这段内情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,大家纷纷表示:

“医院要100万你就筹100万,你的钱是钱,别人的就不是?”

 

第三种,是我昨天刚刚了解到的。

无灾无病,空手套白狼。

 

首先,在QQ群上搜索“病历”:

观察 | “轻松筹”们的自我救赎在哪买

这是我晚上搜的,还能搜到,专门截屏了时间

 

看到假病假单病历单没?申请加入。

进群之后表明自己有购买需求,联系到一个票贩子。

之后,票贩子会给你全套诊断证明。

想开哪间医院就开那间医院,生病想到几期就几期。

 

一套340,量大从优。

公众号一本黑的小伙伴已经证明,这条路走得通。

事实证明,只要够不要脸、心够黑,来钱不要太容易。

 

网络上各路讨论轻松筹们审核太松散——亲,注意力是不是偏了?

这特么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诈骗啊?!

 

3、

 

你说,这事儿怪轻松筹吗?

应该怪,平台应该有审核机制。在天猫上买了假货也得找天猫客服不是。

 

那轻松筹能管吗?

很难。

 

央视的《新闻调查》节目曾经报道过一起套取新农合基金的诈骗案。

在四川安岳,这个团伙先谎称要帮忙报账,要求持有人给出新农合信息,之后给每个人2000~3000的“报酬”。

观察 | “轻松筹”们的自我救赎在哪买

之后,串通医生伪造住院票据,在异地先后递交上百份医疗材料,套取新农合基金高达千万。

 

比如,他们会找石羊的农民信息,伪造在两板桥的住院材料,回到石羊报销。

谎报案件高达240多件,涉案数量上千万。

 

了解社保的朋友明白,社保是一个庞大而强有力的体系。

社保都查不过来,何况轻松筹一个平台?

 

轻松筹们的问题在于,缺乏严密而有效的审核机制和调查机制。

但我们必须承认,对于想作恶的人来说,他会想尽办法铤而走险。

我宁愿相信轻松筹们有意愿改变,有措施整改。但话怎么说的来着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

 

4、

 

只要有漏洞,就会有人钻。

能用制度和规范解决的,就不要太多负载于人心。

除了完善的制度之外,还要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。

 

我听一位资深的业内老师讲过这样一个案例:

 

一个人前来理赔医疗险。主要费用花在了曲妥珠单抗,这是一种治疗胃癌的靶向药。

此人投保不久,刚过等待期。

我们知道,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逆选择,也就是带病投保。

 

调查组照例去医院调查,发现此人名下的医疗记录很干净,找不到任何疑点。

 

后来经一位临床出身的资深人士点拨,曲妥珠单抗是一剂猛药,多用于其他药物产生抗药性之后才上,极少有医生在治疗初期直接使用。

 

于是,调查组直接询问了几个医生,发现医生此前已经对病人进行了诊治,只是病人一直挂在他人名下进行治疗。

 

后来病情恶化,医生要上猛药,病人换回自己的名下,让医生在病历中不要透露出既往病史,医生照做了。

 

轻松筹也罢,水滴筹也罢,做了筹款之后就会做互助,莫不一是。

互助的事后理赔,与大病筹款的事前审核其实非常相似。

 

若要形成良性循环,都必须依赖于精细化的前置审核、强有力的专业支持、深入城镇末梢的巨大数据库,以及执行力强悍的队伍。

 

这样一个业务复杂的公司想要运转好,还必须具有金融能力。

 

怎么看,都像一个保险公司。

这也许是网络众筹们唯一的自我救赎

 

 

5、

 

还是有很多新气象正在发生。

 

前几天,保险行业协会上线了一个工具:

输入你的身份证号,可以看到你名下所有的保单。

功能仍在完善,但很多人已经能看到自己名下的大部分保单了。

 

同样的,刚才说的异地新农合骗保,从今年开始就会很难。

因为社保的异地结算系统已经上马,在不远的未来,社保数据将在全国范围内打通。

 

如果数据库能有保险公司一个只读权限,别说新农合骗保,商业保险骗保也会很难。

 

有些事,不是人人都能做的;这种事一旦做好了,就是福泽几辈人的良功、善事。

 

有些系统性风险,

只有特定的机构才能防范。但需要时间。

 

 

6、

网络众筹诸多风波,有时候回忆起自己曾经为陌生人捐款,就会患得患失地想,我是不是被骗了?

 

善良被反复蹂躏的滋味并不好受。

 

善良应该被弘扬。

我也相信,轻松筹们会逐渐规范,以善的名义助人、解救弱者于危难。

 

如果各类大病众筹、互助的终点时保险公司,为什么不直接买保险呢?

本质上,保险也是一种“筹”,只是以更科学、更金融的方式运作。

 

没出险的被保险人,多少会有一种钱白花了的郁闷,其实不然。

那些赔款,经由诚信告知、合理增值、公正核定,被送到了真正需要它、并且遵守规则的人手中,以一种更安全、更科学、更公平的方式。

 

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。此为大善。

 

 

7、

 

还要不要捐款呢?

 

我的一位老师的话尤其精道:

 

遵从本心,捐与不捐都是善意。

既捐,便勿问是劫是缘。

 

 

 

文章收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:90保险 » 观察 | “轻松筹”们的自我救赎

分享到: 更多 (0)